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沉痛悼念:敬爱的母亲,儿子永远想念您

中国徐州丁庆周 (田园风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散文]槐花开了的时候  

2008-04-08 13:09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[散文]       槐花开了的时候      (该散文公开发表于1983年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⊙丁庆周

 

五月的故乡,一片清香。那嫩绿、浓密的槐叶,泛着点点淡黄---正是槐花含苞欲放的季节。

入伍三年,第一次探家。村庄的面貌大变,乡亲们都住在标准化的排房里,是生产队统一设计建造的。哥嫂为我准备了新的被褥,躺下来,挺舒服,就是难以入眠。随着一阵阵风儿吹来,便可闻到一股股醉人的花香。夜深了,风静了,阵阵浓烈的香味化为清清的、淡淡的幽香。不知什么时候,我才朦胧睡着。槐花芬芳的气息,绕着我的梦境飘绕……

“芬芳”两字,是在读小学四年级时学的。语义课上,老师讲“芬芳”说是花草的香气。老师看着学生不满足的眼神,又说:“欲知芬芳意,品闻槐花香”。下课的时候,我争先攀到树上,摘下一串串槐花分给大家。同学们把槐花带进教室,教室里便飘起了槐花清幽、香甜的气味。我拿笔写字时, 才发现手破了,肯定是采槐花时被槐刺划破了的。我偷偷地吹着微疼的手指,精力依旧注意听老师讲课:蜂儿在槐花丛中飞舞,那是在忙于采蜜;槐花盛开的季节,是蜂儿酿蜜的好季节。

槐花的芬芳在五月的夜里飘逸,我的梦也在槐花的芬芳中飘呀飘。忽而,我的耳边响起了“嘟嘟嘟”的叶笛声。噢,那是我放学以后,蹦跳在乡间的小路上,摘片槐叶作笛,吹奏《学习雷锋好榜样》。和我走在一起的红卫,真笨,吹不响。我给他做的叶笛,教他三遍,还是吹不响。

那年春天,我嫂子从娘家请来两个木匠,说是做箱子养蜂。嫂子说她娘家村里有养蜂的,人家已答应,待槐花开趁蜂儿分箱的时候卖出给三箱蜂,还包教包会呢。我口里噙着一片槐叶,听着、品着,心里也甜丝丝的。

每天早上起来,总要站在院中的槐树下凝望。这天,抬头之后,忙跑着去找嫂子:“新闻,特大的新闻”!

“什么事?快说!”嫂子急了。

我极为神密地咬着她的耳朵告诉说:“槐树现苞了。”

“哎哟,他叔也,我还以为你大白天见到星星了。槐树现苞还算特大新闻?”嫂子哈哈笑了。

我偏说是一大新闻,因为槐花开了的时候就可以养蜂了---养蜂就是酿蜜啊! 可没料到,事隔三日,刮来一股强劲的“风”,红红绿绿的标语贴满了村子:铲资本主义苗子,割资本主义尾巴。树也成了一种罪挚。刹时,刚要放放花的槐树被“割”的一棵没留。嫂子久久凝视着留下的坑坑凹凹,眼中湿润了,脸上满是惋惜的神情。她什么也没说,把蜂箱放在屋角,再不提及养蜂的事。

秋天,嫂子生了个白胖的侄子。我准备买两盒蜂糕送上。这是我家乡的特产,甜润可口,营养丰富、滋补健身。谁知,蹬上自行车,高兴进城,扫兴而归,在峰糕之乡竟然买不到一盒蜂糕。岂不怪哉?!

嫂子说:“这不能怪罪食品厂工人师傅,蜂糕是蜂蜜做的,没有花就没有蜜,没有蜜自然难产蜂糕喽!凭我的记忆,蜂糕在家乡断销有三年之久了”。

…… ……

朦朦胧胧,好似听到了蜜蜂在嗡叫。折身坐起,日已升高,急忙下床。老天在晚间悄悄地下过一场雨,空气清新凉爽。一阵晨风吹过,湿润而幽香。我似乎感到那槐花上挂着的水珠儿也散发着香味。站在槐树下,花香袭人,整个空气中部弥漫着槐花的请香。我深深地呼吸着,让槐花的芬芳沁透我的肺腑。

我忽然发现槐花丛中,有蜂儿飞舞。谁家养了蜂?!蜜蜂引路,引我在嫂子的屋山墙下找到了蜂箱。我认得出来,蜂箱还是嫂子那年请木匠做的。我刚想蹲下,瞅瞅蜂儿酿蜜的学问,嫂子喊我吃早饭。我问:“嫂子,养蜂这样的家中大事,昨晚咋不告诉我?”嫂子笑笑说:“蜂儿是早春买来的,采油菜花时,酿的蜜已够了本;等咱摇完这茬槐花蜜,保准赚它一辆新“永久”。

吃饭了,嫂子为我做的槐花菜,真香。我刚要端碗,嫂子递过米一怀茶:“自产的蜂蜜。这种营养品,早饭前食用最好”。嫂子的脸上挂着甜甜的笑意,笑得和杯中的蜜茶一样甜。我喝着蜜茶、吃着喷香的槐花菜,向往那大片的槐树林子。不才过来了五年吗?槐林已成荫,出现了淡黄淡黄的槐花海,给了亲人如此的甜蜜感!

午饭,嫂子摆出两瓶“槐花大曲”,见我神色惊奇,忙解释道:“这是队办综合厂酿造的。去年造来造去,都不中喝;今年县内给派了技术人来,才成功了。这槐花经过蒸馏、发酵、点醇,还真香”。我举杯连饮,酒味确是醇香,别有一番风味。

一阵自行车铃声,邮递员进院来,喊道:“取邮购的书!”嫂子迎过去接过书,爱不释手,只允许我看了一下封面,原来是《蜂与花蜜》。

每天傍晚,我总要采一束新鲜的槐花放在桌边或床头。这天,我在报上看到一篇散文,题为《花海》。作者把热带的花写得很类。我没见到过热带花海,可我这次探家却饱览了槐花姿色,闻饱了花海的醉人的香气。 我所以说这里是槐花海,因为有那么多的蜜蜂在采花酿蜜。也可以说这儿是密海。

五月,故乡的槐花盛开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6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